http://www.goldendoc.org

城步县有开发商动用武力威胁恐吓百姓!

我是城步苗族自治县城南村改造的拆迁户戴廷元和羊爱枚的小女戴小妍,身份证号:4305291979040*****,手机号:130****1483.

就我家拆迁补偿一事向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领导投诉及求助。投诉开发商的霸行,雇佣社会人士(是否是黑势力,还请相关部分深入调查)威胁恐吓我年近70岁的父母,动手打我姐夫的野蛮行为,求助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恳求政府保护我父母财产及生命安全。

一,基本情况:

1)2015年初,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启动城南村改造项目,2015年6月,我父母与人民政府签定拆迁补偿及补充协议,主要内容:(1)补偿60.34平方米的楼梯房,超出60.34平方米的面积,我方以市场价买回;(2)在大约原方位处补偿一个12.99平方米的完整门面,超出12.99平方米的面积,由政府负责与开发商沟通协商,以综合成本价购买;

2)2016年6月,我父母在政府开发办,以合同及补充协议为根据,在大约原住房的位置登记了6栋-108号门面,住房未定;

3)在我方登记此门面之后,(此门面在登记的当时肯定没有卖掉,因为当时政府已说明登记在册的所有门面都是没有卖的门面),开发商偷偷将此门面转卖;

4)政府当时明确指示,在此门面纠纷未解决之前,任何一方不得动此门面;

5)2018年4月,开发商怂恿门面”购买方”进入到纠纷未解决门面里进行装修;

6)与此之后,我父母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也不得不进入到此面门吃住;

7)2018年4月底,开发商带着一帮没有注册的所谓的保安手持警棍对我年70岁的年迈父母进行威胁恐吓;

8)2018年11月3号,开发商再次雇佣了一帮社会人士,将我父母基本生活用品:床,锅碗瓢盆等野蛮地扔到大街,并恐吓威胁我父母并动手打我姐夫,当时我父母已报警。

二,疑问:

1)执行有法律效力的合同及补充协议有那么难吗?如果有法律效力的合同都不能保护老百姓的利益,那么老百姓还能用什么来保护自己合法利益?

2)“扫黑除恶”正在进行的当下,谁给了开发商胆子雇佣社会人士对我年迈的父母进行威胁恐吓?

三,诉求:

1) 从2015年6月至今,已有近三年半的时间,我父母唯一的诉求:恳求政府马上执行合同及补充协议,按合同及补充协议行事;恳求政府保护平民百姓的合法利益。我年近70岁的父母都患有严重心脏病(有湖南湘雅医院的病历证明),他们二老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了开发商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恐吓,恳求政府不要到发生人命的时刻才会引起你们的重视,恳求政府不要再让我父母等待,他们二老已到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三年了,恳求政府真正解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父母;

射手网(sheshoou.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