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oldendoc.org

Ripple CEO:我们进入中国时,希望跟中国人民银行合作

摘要:Ripple CEO Brad Garlinghouse在首届中美区块链峰会上表示,正在考虑进入中国市场,计划到时和中国本土的商业伙伴合作,“因为毋庸置疑,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非常迫切需要解决跨境支付的问题”。Garlinghouse同时表示,在考虑海外市场时会和各地政府及当地银行一起合作,而不是绕过他们,“比如中国,我认为我们应该和中国人民银行合作”。
 

Ripple CEO:我们进入中国时,希望跟中国人民银行合作

瑞波 Ripple 是世界上第一个开放的支付网络,通过这个网络可以转账任意一种货币,不论是美元人民币之类的法币,还者比特币之类的虚拟货币都可以。支付过程简单快捷,几秒以内就能交易确认,而且没有传统银行跨国支付手续费之类的费用。

1 月 26 号,Ripple CEO Brad Garlinghouse 参加了首届中美区块链峰会 Blockchain Connect Conference。Ripple CEO 在大会上到底讲了什么?

 

主持人:是什么让你想到 Ripple 这个想法的?

Brad:Ripple 想创造一个 “价值互联网”。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我们用网络传送信息,这让我们的生活都更加方便。但 Ripple 想的是:在未来,我们如何让 “传递价值” 这件事情像今天传递信息一样容易呢?

大家都知道,跨境支付非常不方便。我举个例子:如果我们现在想把一万英镑转移到伦敦,目前最快的办法,居然是我们现在去旧金山国际机场买张去伦敦的机票,然后把这一万英镑现钞 “人肉” 带到伦敦。

这太不可思议了:在一个可以从卫星直接播放视频的时代,我们居然没有方便地把钱从甲地转移到乙地的办法。

Ripple 的愿景,就是用技术极大幅度地提高交易、支付的速度。现在很多人对区块链很有兴趣,甚至有些泡沫。但 Ripple 只想专注于一个场景、一个领域的客户 —— 跨境支付。Ripple 目前发展还算顺利,我认为正是得益于这种专注。

主持人: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Ripple 的生态系统:Ripple、XRP(瑞波币)、还有跨帐本协议 (The Interledger Protocol ,ILP) 。这些部分在 Ripple 的系统里都扮演着怎样的角色?Ripple 的客户如何参与到其中?

Brad:我尽量解释得简单一点:我们把跨账本协议简称为 ILP。我是 1997 年搬到旧金山的,当时我参与了互联网早期的一些开发。

我把区块链的 ILP 和互联网的 TCP/IP 看做一回事:两者都是非常根本的开源技术,后面很多东西都建立在这种技术之上。

思科当时建立了路由器,把企业网络连接到 TCP/IP 上。Ripple 要做的事情就是,我们也贡献一个叫做 ILP 的开源技术,以提供不同帐本之间的互操作性。

我们觉得 “一个账本能解决所有问题” 这种想法,完全行不通。相反,我们想把不同帐本之间即时地连接起来,使不同帐本之间有互操作性。所以如果说思科制造了 TCP/IP 的路由器,Ripple 就是在制造 ILP 的路由器。

我们和银行合作,我们的产品是使得两家银行能即时完成结算的工具。这实际上是技术前进的一大步,但这还只是运用在现有的法定货币上。David,假设你是 “David 银行”,你的银行里存着英镑;我是墨西哥比索,我们现在可以即时完成交易,而且这还没碰加密货币呢。这是 Ripple 的产品之一。

然而,现在发生的事情是,我们除了 “David 银行” 和 “Brad 银行”,还有“观众银行”。但观众这边,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合作关系,他们数量太多。我既不想影响我资金的流动性,也不想把我的资金放到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银行里。如果我可以使用数字资产来为实时结算提供资金呢?这样我就不用再预留资金了(pre-fund)。

世界上这么多预付资金的账户里,有数万亿美元的闲置资本,得不到有效利用。如果我不需要在世界各地预付数万亿美元呢?想象一下,资本的效率该有多大的提升?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目前,我们的客户已经包括 MoneyGram 等公司(编注:MoneyGram 是一家与西联相似的汇款机构),本周早些时候,我们又签了两个客户。

主持人:这是一个 “东方遇见西方” 的区块链大会,那么 Ripple 打算如何进军亚洲市场呢?

Brad: 我们全球有 7 间办公室,在东京、新加坡、孟买都有办公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