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oldendoc.org

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周溪镇棠荫村骗取国家补贴100余万元

  我叫段文波,男,1992年10月生,系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周溪镇棠荫村人,联系电话15179286008,现就江西省都昌县周溪镇棠荫村书记段小华、村主任段文峰、村会计段新文等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情况报告如下,请领导为民作主,维护公道。
  一、公安调查段文波等人举报村干部段小华、段文峰、段新文骗取国家柴油补贴100余万元属实,案件移交基层派出所办理后至今未对相关人员采取任何措施
  都昌县位于鄱阳湖内,域内居民多以打渔为生。国家为减轻渔民负担,出台专项惠民政策,对持证渔民予以柴油补贴。我村干部段小华、段文峰、段新文合谋利用职务之便,将国家打入村民一卡通内的柴油补贴款取走后,将卡归还给了村民。我们通过查询银行及向相关村民核实,段小华分别于2011年领取44位村民、2012年领取50位村民、2013年领取27位村民、2014年领取31位村民的补贴共计166万余元。
  2018年3月,我们向都昌县纪委,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举报,并将部分铁证通过手机发送给了都昌县反腐最高长官监察委员会主任叶长青,同时也将涉案情况向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谭四明反映,可均没有任何反应。在我再三向上级部门反复举报后才回复:初步查实段小华三人诈骗国家补贴106万多元。之后,都昌县公安局将该重大诈骗案交下面的周溪镇派出所办理。但因县公安局不予批准,该案移交两个多月迟迟不予立案,也未对嫌疑人采取任何措施。我们找了县公安局多次反应,办案人员明确答复,叫我找公安局张长明副政委,因为他不批准,他们也没有办法。无奈,我又向九江市公安和市纪委举报,但仍无任何结果。
  我只好向求助省、市新闻媒体,记者到都昌县进行采访调查后,九江电视台一套求证栏目以《都昌三村干部遭举报 虚报骗取百万元补贴》、信息日报以《都昌三名村干部被举报套取国家补贴——县纪委已将相关问题移交公安部门调查》、问政江西以《都昌周溪村干部被指套用国家补贴百万 有关部门称在调查》及后续《县公安局称棠荫村存在违规套补 未说明村干部违规挪用等情况》进行了报道。
  迫于舆论压力,周溪派出所于2018年5月16日予以立案,将段小华拘留而后以几年前犯“敲诈勒索罪”一案逮捕。对我举报段小华、段文峰、段新文等人骗取国家柴油补贴166万余元以“周溪镇棠荫村诈骗案”立案。此举表明,公安机关拟将段小华、段文峰、段新文等人的犯罪行为以村委会作为替死鬼之目的已十分明显。段文峰、段新文等人至今逍遥法外,到处串供做伪证,上窜下跳,作了90余万元村委会吃喝的假账,企图以此蒙混过关逃脱罪责。
  二、村干部段小华等人长期称霸一方,向村民收取三百余万元用于打架斗殴专项经费等去向不明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指出,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纪检监察机关要将治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一个重点,纳入执纪监督和巡视巡察工作内容。长期以来,村干部等人称霸一方,向村民收钱用于打架斗殴。2016年,村干部以与鄱阳县长山村斗殴为由,向村里每户收取一万元,共计一百几十万元,事后向每户退还7000元。同年,村干部又与新建县南山村斗殴为由,向村民收取近180万元。这些款项均去向不明。
  棠荫村近四百亩水田承包费40多万元,被村干部侵占用于偿还原书记段来根(现任书记段小华的叔叔)个人债务。此外,还有扶贫建村广场资金,本村低保,扶贫困难户,2016年防洪款等……如果下决心是可以查个水落石出,腐败的金额是惊人的。
  段小华、段文峰、段新文等人骗取国家柴油补贴100余万元事实非常清楚,证据充分。但任凭本人到处举报无济于事,相关人员至今逍遥法外,可能是受保护伞的指意,怕揭开盖子,会牵涉到有关部门领导,引发更多的窝案吧……
  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的父亲段训巧遭到打击报复,莫名被控2012年聚众斗殴罪,并以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植物罪批捕关押至今
  在我向省、市媒体举报后,5月16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沈文奇以“故意伤害罪”拘留我父亲,过了几天又换成“聚众斗殴”。是因被我举报的段小华、段文峰、段新文的家属到公安诬告举报我父亲在2012年用刀伤了人。公安机关借此将我父亲拘留。在拘留我父亲时,公安办案人员跟我说:“家丑不可外扬,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谁叫你去省里举报的。”而事实上,2012年是我大伯家与本村王姓两家发生民事纠纷,我父亲并未参与,该事经周溪派出所调解了结,六年来相安无事。现因我举报村干部违法犯罪问题,而遭到打击报复,将我父亲一个人以聚众斗殴罪刑事拘留。
  5月18日县检察院李定华突然又以我父亲此前涉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植物罪作出逮捕。该案是因2017年冬,我表姐夫余红霞叫我父亲帮忙打了个电话在南昌佬那买了四只雁(已全部放飞回归自然),纯属中间介绍人,没得半分利。案发后我父亲知道错了主动向我县森林公安自首并交代了全过程,主动带领民警在湖边扣押了南昌佬的船只,南昌佬才到了案。我父亲拘留7天后在森林公安进行了取保候审,交了二万元保证金还有人保,4月底买卖双方及我父亲都在检察院接受了询问,我父亲在家安心等待法院的判决。可等到的是,对具有自首和立功表现、“犯罪”情节最轻的段训巧采取逮捕羁押在都昌县看守所。涉案其他四人至今取保在家。
  之后,我为父亲请的辩护律师多次向都昌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李定华提出取保,以及检材严重污染,涉案四只大雁未经辩认且送检时变成了11只、我父亲属于从犯等辩护意见,均未被采纳。李定华明确要将我父亲定为主犯,故意歪曲事实,拟以我父亲收购大雁后再出售,故对我诱供,让我作工作,叫我父亲承认收了购买大雁的800元。事后,不会加重我父亲判刑,可以帮我申请取保,我拒绝了他的要求。
  李定华是县委政法委组织的联合渔政执法组成员,近三年都在我村挂点,因此其与被举报的村干部段小华、段文峰、段新文等人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我向都昌县检察院申请李定华回避未被准许。在办理我父亲的案件过程中,李定华用尽一切法定程序,将不需要羁押的段训巧批捕,不予以取保;将明显属于冤假错案的我父亲聚众斗殴罪提起公诉;对我提出的为何12年打架斗殴的不抓反而针对我父亲没参加的公正请求不作为,乱作为。将事实清楚的“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植物罪”两次退回补充侦查,用尽最后手段延长时间提起公诉。
  在此,我迫切恳请上级领导为我们这些长期受压迫的村民做主找回公道,依法打击黑恶势力,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将犯罪分之绳之以法。同时,请依法维护我父亲的合法权益,对其作出公正处理。万分感谢!
  呈上报告,特此请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