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oldendoc.org

投资者与比特币矿工之间的爱恨情仇

自比特币挖矿历史开始之日起,人们就用中央处理器(也就是家用电脑)开采了大量的数字货币。后来,像Artforz这样的就开始开展图形处理单元(GPU)军备竞赛。这是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因其最终导致了一个应用型专用集成电路(ASIC)世界的产生,并极大地改变了游戏规则。

投资者与比特币矿工之间的爱恨情仇

这种加密货币生态系统是由一群不同的人组成的,但一些特定的个人为了确保加密货币经济的激励,提供了一种巨大的资源。不管你爱他们还是恨他们,比特币的矿工们已经挖矿多年,并在整个网络中进行着数百万笔交易。

尽管矿工们只是简单地按照协议来写,但这些人一直被某些团体和加密货币行业的社会人物视为“有倾向性”。据称他们正计划对网络进行恶意攻击,矿池突然间变成了“邪恶组织”。

投资者与比特币矿工之间的爱恨情仇

矿工们通过一个叫做PoW的激励系统,当发现一个新的区块时,他们会得到新的数字货币的奖励。在最初的日子里,像中本聪和哈尔芬尼这样的人在比特币诞生的第一年就用cpu挖出比特币。

不久之后,一个名为“Artforz”的匿名人士想出了如何通过大型GPU矿场来获得比特币。Artforz当时控制了大量的哈希算力,引发了一场不眠不休的社区争论,这使得中本聪让社区放慢了挖矿军备竞赛的速度。

中本聪说道:

我们应该有一个君子协定来延缓GPU军备竞赛,我们需要为网络利益着想。如果用户不需要担心GPU驱动和兼容性,那么新用户跟上速度就容易多了。现在,只有一个CPU的人也可以公平地参与竞争。

几年后,许多ASIC制造商进入了这个场景,永远改变了这个行业。比特币从家用电脑中被挖掘出来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且它们也不能用GPU来开采,因为用这些机器开采就不能盈利。

这些ASIC设备及其操作人员已经成为加密货币网络参与者长期讨论的话题。一些ASIC制造商从很早期就开始。一些ASIC制造商参与了其中,但失败了。自从ASIC制造商参与开始以来,挖矿一直是很有争议的话题,比如挖矿需要使用过多的电力,以及对网络造成破坏。

在ASIC将GPU赶出市场后,加密货币社区开始对挖矿业的阴谋表示担忧。在ASIC出现后,不管是个人挖矿、家庭挖矿,甚至是ASIC,都没有盈利。因为个人挖矿者开始在矿池中挖矿。在矿池中更容易找到区块,利润在合约协议成员之间进行分配。

在早期,只有很少的矿池存在,但是,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更多的团体参与分割互联网算力。2014年,其中的一个矿池引发了相当多的争议。

投资者与比特币矿工之间的爱恨情仇

彼时,矿池Ghash.io控制了超过50%的网络算力,这在理论上意味着矿池可以拒绝经过验证的交易。这一事件在社区引起轩然大波,并成为各大主流媒体的头条新闻。最终,激烈的争论终于平息下来,产生的结果是 Ghash.io分裂成了一些小的派系。

该事件发生一年后,2015年12月,Scaling Bitcoin大会再次引发了社区的热议。我们可以从下图看到的是,该网络的算力池运营商中,有近七成的人同台而坐。当时,像F2pool、Antpool、BTCC、Avalon和其他一些矿池首次在台上共同就规模进行了争论。从那以后,年复一年,矿工们被贴上了“自私和贪婪”这一标签,一直被按上了阴谋论的名号,并受到指责。

去年,社区就使用隐蔽的ASIC Boost挖矿的做法进行了激烈的讨论,而这一讨论再次引起了争议。这一争议,以及其他一些密谋,导致一些支持者和开发者开始讨论改变比特币的PoW共识。

当时,所谓的“隐蔽的ASIC Boost方法”的使用,引发了以加密货币为中心的论坛和Twitter尖锐的讨论。这个话题在论坛和社交媒体上再次出现是因为社区正在讨论公开使用这项技术的 ASIC Boost专利和矿池。

事实是,没有人能真正解释为什么矿工们总是被人讨厌。关于挖矿的争论也导致了这个问题也逐渐渗透到其他的加密货币社区。ASIC挖矿已经导致一些数字资产团队,比如Monero,考虑改变他们的共识算法,来避免 ASIC 在所有成本中占主导地位。除此之外,比特币网络的算力每秒处理超过28个Exahash,即使在某些时候,挖矿已经变得有些无利可图。

作者:比特币矿机之家

转自:百家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