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oldendoc.org

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补正协议书(第三稿)!

   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补正协议书(第三稿)
  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胡少林庭长及主管副院长、院长、
  
  甲方:黄剑平(二审上诉人)
  乙方: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二审被上诉人)
  一、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七条:任何组织和个人对违反本条例规定的行为,都有权向有关人民政府、房屋征收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举报。
  二、2019年4月3日,甲乙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乙方拿去其单位加盖公章的过程中对协议书进行了变造、加塞,我是用自带的蓝色圆珠笔签名并书写日期,现在我发现,我拿到手的协议书的原件上,我的签名和书写的日期变成了黑色。法官助理杨勇的签名完全没有“杨勇”两字的字形,提示他非常心虚、焦虑、无奈。三份行政裁定书上加盖的法院公章会反光,上面只有合议庭组成人员的署名而无签名,由此提示法院公章是伪造的,裁定书不符合法定格式、不能满足我对司法公正及依法治国的追求。
  1、明明是乙方侵权资以的赔偿款却被歪曲成了乙方对甲方的生活困难救济款(不符合事实、显失公正)。
  乙方原本是一个侵权人,而在变造后的协议书中,乙方却变成了扶危济贫的救济行为,这种华丽转身不符合事实。
  甲方是依法维权、依法博弈,甲方不是乞丐,不是乞讨,协议书应该满足甲方对人格、尊严的起码追求。
  2、协议书第三条条文前后矛盾。
  3、乙方很吝啬以致甲方连起码的损失都没有找回(显失公正)。
  4、协议书中存在三处笔误。
  5、双方的协商不够充分,审判长胡少林拒绝讨论我草拟的协议书草稿,他说:本次调解不谈事实和理由。
  6、协议书的第一条我在审阅乙方提供的协议书的草稿时默认过,现在回头看,颇觉不妥。
  协议书的第二条原本是“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立即申请撤销{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三个案件的起诉。”,现在变更成了“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立即申请撤回(2019)赣71行终76号、(2019)赣71行终108号、(2019)赣71行赔终2号三个案件的上诉。”
  协议书第三条后文是乙方拿去其单位加盖公章的过程中加塞形成的,协议书的题目也是乙方拿去其单位加盖公章的过程中加塞形成的。在审阅协议书草稿时我说过“第三章、第四章全删掉”。
  7、综上,乙方如此算计、强奸、变造,我不服并给予了我要求全部补正的机会。
  8、甲方一直不同意、不承认转入上诉程序。
  已经公开发表并至今处于发表状态的《法院庭院长必须对四类案件进行监管》一文中写:
  (一)、2019年3月14日9时35分左右,南昌市铁路运输法院行政庭楼云庭长在其204房的办公室已经接收打印的《再次呈请庭院长、纪检监察部门履职的报告》(17页、附件),因他需要继续开庭,我只好接受他的送客之请,之后,我站在门口按照他报给我的办公室电话试拨了一下,果然听到里面响起了电话铃声。
  (二)、我担心二审法院不开庭,仅作书面审查,“真被告”或“假被告”如法炮制,再伪造一份落款假印章的假裁判书再通过某位法院工作人员给我,我无法抗拒或规避。所以,不同意转入上诉程序
  (三)、四类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2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实施意见》第12、13、1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第16、17条,庭长院长必须对四类案件的合议庭的评议意见和制作的裁判文书进行审核并回应我的举报。
  (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十五条“对制作的裁判文书,合议庭成员应当共同审核,确认无误后签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法发〔2015〕13号}第6条“审判组织的法官依次签署完毕后,裁判文书即可印发。”由此可见,裁判文书上必须要有全体合议庭组成人员的签名。
  (五)、一审的三份行政裁定书{2018)赣7101行赔初24号、(2018)赣7101行初1131号、(2018)赣7101行初1132号}上只有审判长叶青、人民陪审员丁洪发、人民陪审员吴小文的署名,没有其手写签名。
  (六)、三份裁定书中使用了歧义句(既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
  (七)、所有法律文书上的公章分成了实物印章和电子签章,其中电子印章又分成了两组:一组大,一组小,而且是局部大,大出一个月牙。从光泽上判别,电子印章又分成了两组:一组反光(发亮),一组不反光。从颜色上判别,虽然都是红色,但深浅不一、差别很大。
  (八)、上诉法院立案庭本应发回重审,起码应该责令一审法院重新制作合格的裁判文书给诉讼当事人,而今却对假文书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此转入上诉程序等于承认了这些假文书的法律效力,
  (九)、有法官说:合议庭组成人员必须在裁判文书的内卷上全部签名,裁判文书的外卷上可以只署名,我对最高法的规定的理解只是一己之见。
  他的话提醒了我:裁定文外卷上的决定应该只是副庭长曾艾雪的意见,三个合议庭成员均不同意,所以拒签。
  (十)、法官助理龚翼等人挟裹审判长叶青默认“被告”为适格被告,书记员张玉茹变造了庭审笔录和《简易庭审程序确认书》,审判长叶青当我面承认没有核对两位陪审员的工作证。
  (十一)、三份裁定书中的“本院认为”一章中故意认定事实错误。
  (十二)、变相剥夺原告举证权。
  (十三)、强拆现场破坏的严重程度只有挖掘机能够制造得出来。
  (十六)、本案详情见《事发于南昌:反强拆的维权路何其艰难和惊悚!》、《法院:院庭长有所为有所不为,工作才能步入正轨!》、《无签名、假印章,这种裁判书等同赤裸裸地欺骗原告!》
  (十七)、壮行:我担心“真被告”干扰法院,特此发文提供法理依据,为法院工作人员壮胆、壮行,同时,劝谏“真被告”遵守审判规则,不要乱来。
  9、我一贯的意愿是:等一审法院庭长院长完成了对合议庭的评议意见和制作的裁判文书的审核并书面回应了我的举报,再考虑是否立即转入上诉程序,但二审法院审判监督庭胡少林庭长至少三次打电话表示他愿意主持调解,我才有所心动。(备注:我曾当面拒签、拒收胡少林庭长送达的受理通知书和合议庭组成人员通知书。)
  综上,已经被变造的协议书就此作废,双方经重新、充分协商,重新签订本补正协议书。
   (一)、事情概况
   1、2018年3月,甲方卧室的后窗、相邻围墙(约30米)、两间水泥现浇房、车棚(约25米)遭到挖掘机的故意毁坏,司机以挖掘机为运载工具,向我方围墙内倾倒了约五百立方米的楼房拆迁垃圾,肇事挖掘机系乙方的派出机构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体土地房屋征迁工作办公室的自备挖掘机,但该办谎称肇事挖掘机系江西省创顺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顺带强拆行为系该公司擅自行动,非该办主使,该办完全不知情。注意:该办没有提供其不知情的证据。
   2、《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写:“不能提供拆除公司作业时损坏的照片或录像等相关证据(其他证据材料),如何证明是拆除公司造成的损坏?”“综上所述:您作为被拆迁户,因(错别字)自觉遵守市政府拆迁相关规定,尽早与动迁单位签订相关拆迁补偿协议。要求片区赔偿一事,建议您可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强拆、寻衅滋事,肇事者自然是不占理的,但人家自己不觉得理亏,相反,以王者的强势和做派反问受害人:“不能提供拆除公司作业时损坏的照片或录像等相关证据(其他证据材料),如何证明是拆除公司造成的损坏?”
  是啊,不是拆除公司造成的损坏,莫非是我自己造成的损坏?不对,我自己没有挖掘机,我想造成也造成不了。现场只出现过一台挖掘机。
  3、2019年3月31日,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接上级通知派遣两位民工对甲方后窗进行了二度强拆,他们将被堆埋的后窗挖了出来,将原本还依附在墙体上的后窗使用铁锤敲了下来,我发现时赶紧制止了他们,其一报给我二组组长胡玮娜的手机号码,我打过去,她说她不在附近,明日来看,她请示书记后,打电话命令二个民工停工回家,二个民工说自己是南昌县蒋巷人,民工说要把窗户安上去,再清除地上的杂物,我说不可,你把证据给消灭了,我就没有证据要求赔偿了。二组干部梁春于次日上午当面说:他们是接上级的通知才派人施工的,上级说已经征得我同意了,我说事前没有任何人打电话或当面给我说过。
   (二)、判例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行再101号行政判决》中写:
   除非市、县级人民政府能举证证明房屋确系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相关民事主体违法强拆的,则应推定强制拆除系市、县级人民政府委托实施,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为实施强制拆除的行政主体,并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根据以上判例,二审法院应当推定顺带强拆行为系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体土地房屋征迁工作办公室委托实施,由于贤士湖管理处系区政府的派出机构,故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区政府为实施强制拆除的行政主体,并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三)、自愿赔偿
   我拿到手的、已经被变造的协议书的全文如下:
  撤诉息访调解协议
  上诉人(一审原告):黄剑平,男,汉族,1968年1月1日生,住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8号,身份证号:360121196801010599。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
  地址:南昌市东湖区腾蛟路
  授权委托人:孙乐运,重点项目办主任
  上诉人黄剑平与被上诉人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下称贤士湖管理处)行政赔偿诉讼一案,在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主持(笔误:应为审判长)的主持下,经双方协商一致,达成调解协议如下:
  一、基于黄剑平生活困难,贤士湖管理处于本调解协议签订后支付黄剑平生活救助款人民币壹万元整;黄剑平同时出具收款收据。
  二、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立即申请撤回(2019)赣71行终76号、(2019)赣71行终108号、(2019)赣71行赔终2号三个案件的上诉。
  三、本协议签订后,黄剑平应在三日内解释说明其在互联网上发表的针对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南昌铁路运输中院(笔误:应为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及个人的言论。黄剑平承诺以后不再就上述三起案件所涉及的事实和理由在互联网上发表任何言论。黄剑平对本协议所涉及案件一审判决息诉,也不再就本协议所涉及案件的事实和理由,向任何单位或个人主张任何权利,包括申诉、上访等方式。
  四、本协议一式三份,黄剑平、贤士湖管理处、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各执一份,各份具体的法律效力(笔误:应为各份具有法律效力)。
  五、本协议双方签字即生效。
  上诉人(一审原告):黄剑平黄剑平(手写)2019年4月3日(手写)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加盖的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
  授权委托人:孙乐运(手写)2019年4月3日(手写)
  邹晨(手写)2019年4月3日(手写)
  2019年4月3日
  胡少林(手写)杨勇(手写)
  备注:孙乐运的身份为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体土地房屋征迁工作办公室主任。邹晨的身份为江西撼唐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少林的身份为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合议庭审判长,杨勇是胡少林的助理。据胡少林说南昌市东湖区政府的法律顾问正在旁边开庭,现正在举证阶段,不能离开,大概几十分钟后,该法律顾问来到法官约谈室(我们会谈的现场),接过协议书样稿匆匆看过,表示可以,马上又匆匆离去了。
  收条
  兹收到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调解补偿款壹万元人民币整。
  黄剑平
  2019年4月3日
  备注:以上《收条》的全文系我亲笔、当场书写,代表我已经接收以上现金。
   (四)、本应赔偿项目及其明细
  1、倒进围墙内的拆迁杂物约有五百立方米(长30米乘以宽3米乘以高5.5米等于505立方米,偷运期间摸黑挖走了不少),修复围墙(三十米)、车棚(二十五米)、两间水泥现浇房,修复受损窗户和墙体,概算费用约二万五千元。
  2、被告极尽抵赖之能事,让我的维权工作艰苦卓绝。
  被告的强拆行为、带话威胁行为让我惊恐万状、夙夜忧虑、惶惶不可终日,无心找工作赚钱,无心打理生活,无心勾画未来蓝图。
  (备注:带话威胁行为详见《抢拆、强拆、带话威胁、二度强拆!》、《罗国平的带话将我吓得夙夜难眠》:“2019年3月29日11时左右,南昌市东湖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副主任罗国平和承包拆迁的民工老板(据说是南昌县蒋巷人、姓龚)进入我家两间房内,专程现场查看卧室后墙遭到强拆之破坏情况及窗外堆埋情况,罗国平与我讨价还价一番后,放出狠话:“村里最多给你一万元赔偿,等法院判你还得不到这么多钱,村里有很多流氓,你若不答应,村里会叫一伙流氓打你一顿,到时候你都不知道是谁打的!”民工老板在一旁复述了这句狠话。我最后要求赔偿二万八,罗国平气冲冲地走了。我当时很淡定、很镇静,其实心里害怕极了。针对如此赤裸裸地威胁,我特此向市长求救:我乃凡胎肉体,一顿围殴,说不定小命就没了,您救救我吧!”)
  乙方涉嫌在网吧使用毒气袭击甲方、涉嫌在一审法院立案庭汤庭长办公室使用医用激光仪器割断了甲方的一个上牙,故赔偿费应该包含这方面的精神抚慰金。
  被告的行为是有人授意,具有报复性质,不是出于过失,所以,赔偿价款包含惩罚、压惊和精神抚慰的份额(二万元)。
  3、打印之费用忽略不计。
  4、事发至今14个月了,我追踪写作并发表了一百多篇文章,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强国社区的百姓监督栏目发表了其中的六十多篇文章。我发送电邮、微博、私信几十万封,熬夜300次(折合工资三万),上网费按每次20元计算,300次共六千元。
   5、以上合计八万一千元。
  (五)、拥护法院调解
  侵权方、受害方拥护法院主持调解,侵权方、受害方同意在赔偿款完成交接后,以本协议作为行政调解申请书提交二审法院。二审法院在此调解协议书的基础上对我的上诉案作出裁判、送达裁判文书。
   (六)、其他理应支付的补偿金
  1、本来,除以上明文外,侵权方不应有其他要约,如有,则必须支付对等的补偿金。
   2、变造的《撤诉息访调解协议》的第三条写:“黄剑平应在三日内解释说明其在互联网上发表的针对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南昌铁路运输中院(笔误:应为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及个人的言论。”
   乙方替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南昌铁路运输法院、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及其他个人讲情(或称求情),自然应该支付对应的现金补偿八万元。
  (七)、本协议一式三份,甲方、乙方、法院各执一份。二审法院审判长胡少林、审判员张庆文、审判员刘巍负责对本协议的合法性进行审查、认定和见证。
  甲方、乙方在本协议上签名、盖章后,本协议正式生效,如乙方反悔或拒绝履行本协议,甲方有权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八)、补偿款以现金的方式当场、当众交接后,各方进入签名程序。因上次已经支付壹万元,故只需支付拾伍万壹仟元人民币。
  (九)、四次叮嘱
  1、2019年4月3日,我如厕完毕走出法院行政大楼,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体土地房屋征迁工作办公室主任孙乐运拦住我并笑容满面地叮嘱我:要在网上发表文章,表示事情已经圆满解决。
  2、2019年4月4日8时47分、2019年4月4日21时30分,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胡少林二次以其办公室电话打来电话叮嘱我:要在网上发表文章,表示事情已经圆满解决。
  3、以上三次叮嘱我虽然都答应了他们,但我心中一直犯嘀咕:变造后的《撤诉息访调解协议》第三条中还写:“黄剑平承诺以后不再就上述三起案件所涉及的事实和理由在互联网上发表任何言论。黄剑平对本协议所涉及案件一审判决息诉,也不再就本协议所涉及案件的事实和理由,向任何单位或个人主张任何权利,包括申诉、上访等方式。”
  变造后的《撤诉息访调解协议》第三条的前文要求我上网发文解释说明以上事情,后文要求我“承诺以后不再就上述三起案件所涉及的事实和理由在互联网上发表任何言论。”我发文违反了后文,我不发文违反了前文。三日期满,他们就可以告我违约并问责。很明显:变造后的《撤诉息访调解协议》在给我下套。
  我为了趋利避害、消灾祈福、防范于未然,特发此文以自保。
  
  甲方签名乙方签名盖章:审判长签名:法官助理签名
  日期:日期: 日期: 日期
  黄剑平、13207098682、hao13027241181@163.com、2019年4月6日
  后记1:截至2019年4月8日,已经发表《遭强拆的受害人草拟的补正协议书(第二稿)》的媒体有: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娱乐头条、国信新闻网(阅读人数已达2769个)、凯迪社区(以案说法、阅读人数已达1389个)、国际新闻网(阅读人数已达99个)、军事新闻、西祠胡同(江苏新闻爆料官方平台)、电商报、天涯社区(法治论坛、百姓声音)、天涯杂谈(热点)、洛阳肚皮舞、莆田信息网、新浪博客、永大电工(深圳)有限公司、詹士搜索网、中山市强励胶粘剂有限公司、花之苑鲜花店、盛云防骗网、成都金生升降机械有限公司、社会新闻网(房产新闻、教育新闻)、淄博信息网、dede58、深圳市朗冠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元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凯迪博客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