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oldendoc.org

河南新密:向中央督导组举报村霸村主任及其保护伞的村民被当街暴打之后!

河南新密市曲梁镇朱寨村一村民因为向中央督导组举报村委会主任的村霸行为,被蓄谋当街暴打,导致急性心梗,生命垂危,被紧急送往医院。之后,朱寨村参与举报的村民又遭到公安保护伞和村霸的联合威胁和报复。在当前扫黑除恶背景下,此事在当地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朱留卷是新密市曲梁镇朱寨村村民,也是一名从工商局退休的老干部。自从 朱留卷退休后回到新密市曲梁镇朱寨村生活,眼看着这些年村委会领导腐化堕落,祸害村里, 朱留卷是如鲠在喉。中央督导组到河南以后, 朱留卷和其他村民代表向中央督导组实名反映朱寨村村委会主任朱建勋把持基层政权渗透黑恶势力,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强揽工程,侵吞集体资产,强占耕地,雇凶殴打举报人,开设赌场,买卖儿童,污染生态环境,收买保护伞等村霸行为。近来,从公安保护伞处得知举报信内情和举报人名单的朱建勋开始采取各种措施,疯狂报复举报群众代表,连日来,他们从深夜闯进我家里威胁,发展到蓄谋当街当众对我殴打,之后,朱建勋勾结乡干部和地方执法机关保护伞,上演了一出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打击报复公然对抗扫黑除恶行动的闹剧。

  在扫黑除恶形势下,对于朱寨村反映的问题,新密市公安局先后换几班人马到朱寨村调查,可是由于公安保护伞的原因,每次都无果而终,黑恶势力得不到处理,相反,举报群众被多次报复,以至于最后村民噤若寒蝉,不敢再说实情。

  朱建勋干了九年村委会主任,收敛不少黑钱,通过收买保护伞,每次从保护伞那里得到群众的举报信,就要在村委会干部那里炫耀一番,证明自己有后台,谁举报他他都会知道,村委会每个干部都从朱建勋处见过群众举报信,朱建勋还根据举报信上的群众签名对举报人打击报复。

  2018年9月12日下午5点左右,全村人都聚在一起给一家村民办丧事,朱建勋和从他手里收买过小孩的村民朱铁枝、李会玲夫妇等几个人在朱会林家办丧灵棚南侧密谋一会后,朱铁枝和李会玲绕到 朱留卷背后质说:“你为什么实名举报我们收买儿童”。然后李会玲和朱铁枝边骂边撕打朱留卷,把朱留卷的脸抓破,并使劲捶打他胸部,朱建勋在旁边冷眼旁观,当时办丧事现场约有150人之多,众人上前把他夫妇拉开,这时李会玲已把朱留卷左脸部抓伤出血, 朱留卷被打后导致急性心梗突发,被120紧急送往新密市新华医院,医生说晚来一会就没命了。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朱留卷被打后,曲梁镇派出所派人来调查,竟让朱建勋向他们提供一份捏造的9月12号参加办理丧事人员名单,而我是9月13号被打的,名单中故意隐去作为当天丧事主持的朱建勋的名字,朱建勋安排自己人到调查人员那里作当天朱建勋不在现场的伪证,更为气人的是篡改办丧人员名单,把真正的办丧人员去掉,把朱建勋控制的村民组长和一些当天不在现场的村民加进去。而且朱建勋授意村民组长在西组村民微信群里喊话:“西组村民团结一致,为李会玲的事都去作证,我在旁边看着呢,谁不去怎么怎么着。。。。。”(有录音证据)实名举报河南新密市公安局充当村霸朱建勋保护伞当街暴打举报人之后颠倒黑白疯狂报复举报人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正是某些公安局派出所保护伞,把这一恶劣的殴打举报人事件变成了土地纠纷打人事件,为此,曲梁镇政府还无下限的发了《关于网上反映朱留卷被报复殴打情况通报》。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他们安排人把朱留卷被打的原因说成是因为与李会玲家的土地纠纷,什么样的土地纠纷值得当着全村人的面暴打一个村里的老人呀?!简直是一派胡言,无耻之极。面对那么多人,朱建勋就是让全村群众看看谁敢举报他的下场。因为朱留卷是退休老干部,把朱留卷打趴下,村民更是随时可捏死的蝼蚁,谁还敢告他。其实在被打之前,朱留卷已经受到了朱建勋爪牙的威胁。8月25号夜里十点多,被村民代表举报的新密市曲梁镇朱寨村村委会主任朱建勋黑恶团伙成员(村委委员),敲开朱留卷家的大门,闯进民宅对朱留卷进行威胁,警告我不要再举报他和朱建勋的事,否则后果自负。 朱留卷问他从哪里知道我参与了举报,他说自己见到了举报信。我打110报警,派出所民警来后才把他撵走。

  就因为李会玲从朱建勋手里买过小孩,为了笼络她不乱说,朱建勋还让李会玲丈夫入了党,其他几户从他手里买过小孩的村民也享受低保或者入党的照顾。

  中央督导组刚走,朱寨村的领导已经开始了庆祝,朱建勋指使马庄村民组和周庄村民组等各组组长开始在村民们之间散布流言:镇政府刚开会是给村委会主任朱建勋平反恢复名誉了。(有录音证据)朱建勋的帮凶李会玲夫妇打人仅仅被拘留十天,9月24号,李会玲夫妇刚从看守所出来,朱建勋就纠集自己的党羽在曲梁镇服装城成都九炉火锅城为李会玲夫妇接风洗尘,庆贺他们的诡计成功,中央巡视组也不过如此!原来上级领导这么好骗。

  9月24日,苍天有眼,朱建勋团伙在火锅城为李会玲夫妇接风洗尘时,正巧被朱留卷妻子和二女儿看见,她俩过去质问这群祸害村民的苍蝇无耻之举,李会玲就大骂朱留卷妻子女儿, 朱留卷妻女与李会玲发生争吵,朱建勋见机逃跑。李会玲去派出所做了笔录后,在保护伞授意下开始演戏,住进了新密市第一人民医院,三天后李会玲出院,开始配合保护伞对朱留卷实施报复。第五天,曲梁派出所果然出手了,他们将朱留卷妻女叫到派出所做询问笔录, 朱留卷女儿反问,当时她怀里抱着五个月大的婴儿,怎么会打李会玲!

  从此以后,朱建勋团伙配合新密市公安局保护伞正式对举报人开启了报复模式。2018年10月8日,朱建勋指使自己弟弟朱贯申举报朱留卷和村民朱建波合伙敲诈他24000元,对于这样毫无底线的诬陷,新密市公安局保护伞指使刑警二中队干警调查朱留卷,经调查朱贯申纯属虚构。紧接着朱贯申又诬告朱留卷非法集资,公安局保护伞再次指使刑警二中队干警调查朱留卷,并传讯他的职工到刑警队问笔录。

  更为令人发指的是,新密市公安局对朱留卷二女儿与李会玲争吵一事抓住不放,10月18日,新密市公安局保护伞指使派出所副所长王实魁带着拘传证到我家威胁,他拿着拘传证威胁我说:这是局领导的决定。我质问他两个女人之间吵架你们局领导抓住不放什么意思?!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村霸及其保护伞,至今几个月了你们怎么没有领导决定?我因为实名举报被黑恶势力殴打你们为何不管?!

  10月9日,新密市公安局刑警二中队民警开着警车鸣着警笛到朱寨村桃园村民组举报人朱松臣家里,威胁朱松臣妻子说:朱松臣三年前砸朱新明家的大门。起因是2015年朱松臣因为举报组长朱新明贪污公款引起争吵,朱松臣在朱新明的门上砸了一下。现在的保护伞和朱建勋团伙为了堵住村民的嘴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卑鄙无耻,疯狂无底线。

  10月17日召开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上,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强调:打“保护伞”:不能放过每一条有价值的线索。要将深挖彻查“保护伞”作为下一步专项斗争的主攻方向和衡量专项斗争成效的重要标准。对已移送线索的,纪检监察机关及时向公安机关反馈查处情况。要严格落实举报人保护措施,坚决避免因举报人信息泄露而使其受到打击报复的情况发生。

  郭声琨要求完善联点包案机制,深挖彻查“保护伞”的做法,由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班子成员联系涉黑涉恶的重点地区、领域,紧盯上级交办、群众反映强烈的涉黑涉恶重点案件,做到对背后“保护伞”、“关系网”没查清的不放过。对一些涉黑涉恶问题严重、“盖子”揭不开的地区,上级党委和政府要予以重点关注,纪检监察机关主要负责同志要亲自过问,必要时由纪检监察、组织、政法等部门派出工作组联合调查,推动对“保护伞”的查处取得突破。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向中央督导组和上级扫黑除恶部门提供情况的群众,当前正面临着“村霸”及其保护伞的欺凌和报复。希望党和政府能保证保护我们的权益和安全,也希望中央和省委领导时刻关注我们的处境,不要让我们这些勇于举报恶势力的群众成为扫黑除恶行动中的真正的受害者。关键是对我们举报的黑恶势力,中央和地方党委政府一定要措施有力,深抓落实,尽快扫除黑恶势力,不让他们再祸害百姓和社会! 

  朱留卷 电话:13803829603医院新闻网(ylzxcn.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